信托的浦江之星177号暴跌95%如今只剩8分钱

2019-02-09 14:48 来源:未知

  导读:然而进入到2018年,1月份到2月初的暴跌,净值就跌至0.80元附近,横盘数月,6月到10月乃至11月,经历连续的暴击,净值杀跌至如今仅剩0.0848元。

  近日,一款名为“浦江之星177号”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私募类产品),引起了中国基金报记者的注意,因为该产品的净值实在有点“低”。2018年11月30日,该私募产品的单位净值仅为0.0848元,成立以来亏损达91.52%;这只成立于2014年11月的产品,在2015年4月单位净值还曾一度高达1.8716元。

  从1.8716元的高位至今,回撤幅度高达95.47%。回看该产品净值走势,2014年11月7日成立后,净值一路上升,2015年4月24日高达1.8716元,此后经历市场动荡,净值快速下挫并从2016年初在1元面值附近横盘到2017年底,然后2018年A股市场继续向下探底,该产品净值则迎来瀑布式跳水向下。

  2017年底,浦江之星177号产品的单位净值为0.9427元,然而最新的2018年11月30日,净值却只剩下0.0848元,整个2018年的跌幅达91%。

  从浦江之星177号的净值走势看,2015年剧烈上下波动,2016年、2017年似乎在为保净值奋战,2018年则遭遇了惨烈的滑铁卢。2014年11月7日成立,2014年底单位净值为0.9921元;而后2015年上半年发力,最高在4月24日达到1.8716元的巅峰,而后随当年股灾剧烈波动,到2015年底单位净值为1.3143元。

  2016年年初经历“熔断”及下挫,单位净值到当年5月13日低至0.8885元,而后有所回升到2016年年底回到1.02元;2017年,全年则在1元上下浮动,波动不大,到年底单位净值为0.9427元,亏损仍然不大。

  然而进入到2018年,1月份到2月初的暴跌,净值就跌至0.80元附近,横盘数月,6月到10月乃至11月,经历连续的暴击,净值杀跌至如今仅剩0.0848元。

  2015年A股市场剧烈的异常波动,2016年经历年初“熔断”之后,市场缓慢向上,2017年价值股的结构性行情明显,2018年以来则是大小股票全面下挫,主要的股指全面下挫,上证指数跌21.2%、深证成指跌29.95%,创业板指跌23.49%。

  从上市公司2018年三季报来看,浦江之星177号持有火炬电子、兰州民百、劲胜智能3只股票,分别为第3大、第3大,第4大流通股东,持股数分别为1334.75万股、2080.56万股以及3199.47万股。不过从兰州民百最新10月底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来看,浦江之星177号已经减持退出前十大流通股东。

  今年10月份,火炬电子收到上交所的监管问询函,质疑火炬电子部分股东疑似构成一致行动人、持股超过5%而未举牌。

  被上交所质疑的股东是来自两家信托公司的4只产品,包括中海信托旗下的浦江之星50号集合资金信托、浦江之星165号集合资金信托及浦江之星177号集合资金信托,还有一只则是来自华宝信托的睿翔1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

  交易所通过大数据监察发现,上述4个股东账户分别在2015年8月26日~11月15日、2016年1月11日~1月13日、2016年3月14日~8月31日三个时间段,合计持股数量占火炬电子总股本的比例超过5%。截至上交所发出首份问询函,上述股东账户合计持股占火炬电子总股本的比例也超过5%。

  上交所首次问询函发出之后并未得到满意回应——两家信托公司均表示“不存在应履行的披露义务”。

  此事旋即在资本市场引发热议,本报亦有重点报道(详见10月28日《两信托四账户疑似“蒙面举牌” 回应不存在信披义务》)。按照相关规则,信托公司并无失当,如果上述4个账户构成一致行动人,信托方无义务进行信息披露,但实际举牌方必须履行披露义务,否则即是违规。

  根据11月4日公告,南土资产是中海信托3个信托账户的投资顾问,同时也是华宝信托相关信托账户的委托人指定代表。简而言之,这4个信托账户的管理运作指令均由南土资产下达。尽管如此,南土资产依然坚称他们并不是一致行动人。

  为何不构成一致行动关系?南土资产的逻辑是这样的——虽然中海信托和华宝信托的信托产品都是由南土资产管理,但各只产品是独立运作的;南土资产为中海信托产品和华宝信托产品安排了不同的投资经理负责,个股买卖层面的投资决策由投资经理个人做出;南土资产从未对火炬电子行使过股东表决权,也不谋求股东表决权。

  南土资产的回复引起业内极大质疑。多位信托业界人士表示,不同信托账户持股“撞车”的情况多出现在中国平安、民生银行等大盘股上,中小市值股票出现“撞车”的概率较低,更何况这些账户全部隶属同一家私募,南土资产4个账户没有信息沟通的说法“实在太牵强”。

  值得一提的是,除却火炬电子,南土资本上述4个信托账户在其他上市股东榜亦时有现身。其中,浦江之星165号、浦江之星177号表现活跃,而浦江之星50号与睿翔1号相对低调。

  举例而言,扬子新材三季报显示,浦江之星177号持有2.72%股份(871.7万股),位列第四大股东;浦江之星165号持股0.91%;浦江之星50号持有0.52%股份。

  上述账户不仅扎堆出现,而且呈现“共进退”之势,均在三季度大举买入扬子新材。

  无独有偶。亚威股份今年半年报显示,浦江之星177号、浦江之星165号和睿翔1号同时出现在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榜。其中,浦江之星177号以3.09%持股比例,位居第四大股东。而三季报显示,睿翔1号已撤出亚威股份前十大流通股榜单,但另外两只信托计划持股数量不变。

  再以山东精密为例。该公司半年报显示,浦江之星177号以2.84%持股量位居公司第四大股东,睿翔1号则以1.25%持股位居第九大股东。而山东精密三季报显示,浦江之星177号当季增持103万股,睿翔1号持股数量不变,而浦江之星165号跻身山东精密第十大流通股股东。

  北京一位信托公司高管分析,从南土资本多次“联动”的操作手法看,对上市公司的布局大概率为财务投资。“私募机构制定一套投资策略,旗下各账户共享。我更倾向于他们确实不谋求上市公司表决权或控股权,持股比例超上限也很可能是大意所致,但持股比例确实超过5%却否认是一致行动人这点仍然说不过去。”

  公开资料显示,南土资产于2015年10月在浦东新区注册成立,注册资金人民币1000万元,并于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成功登记备案。吴晓宁为南土资本法定代表人,吴晓宁本人也是南土资本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TAG标签: 中海信托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