棵树改变了一代君王中兴了一个王朝

2019-07-27 01:49 来源:未知

  在历史的长河中,商朝似乎太过遥远,永远隐藏在云里雾里,缥缈不清。这个在相传传世近六百的王朝,必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我们只能从史书的只言片语中寻些蛛丝马迹。

  商朝著名的伊尹在沃丁的时代辞世了,于是商朝开始走下坡路。到了雍己的时候,很多诸侯方国已经不来中央朝拜了,所以《史记》中说:殷道衰,诸侯或不至。

  这个太戊登上王位发现一件怪事,他家里竟然长了两棵树,一棵是桑树,一棵是构树。商朝时候跟现在不同,建筑少树木多,长两颗树没什么新鲜的,就算是长在宫殿边上也不新鲜。可这两棵牛树直接长成一棵树了,还长在亳的宫殿中间,这下太戊就含糊了:这树怎么长这儿?关键长得还挺快,一宿就有碗口粗细了(两手合抱),来人呐,有妖怪!

  太戊把伊陟叫过来捉妖,这个伊陟可不一般,是伊尹的儿子。过来一看,说:这个没事,这个是你德行上有些缺点,你要改正了就没事了。

  太戊一听,这算怎么回事,好好的捉妖怎么捉到我头上了?可人家说的都是大道理,他也没理由反驳啊,只好先应付下来。

  古代人迷信,遇到什么解释不了的事儿无外乎两种方式。一种是找巫师卜算,再或者跳个大神什么的。另一种比较好,就是反躬自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太戊应该算是后者,算是比较不错的君王。他怎么修德政的不知道,反正他后来看见谁都侧身行礼,算是修身。再后来这棵奇异的树就枯死了。

  什么是迷信,树长在哪,是死是活和人心扯上关系就是迷信;什么是道理,遇到事能反省自身,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借以让自己变得更好,这就是道理。

  亳有祥桑谷共生于朝,一暮大拱。帝太戊惧,问伊陟。伊陟曰:“臣闻妖不胜德,帝之政其有阙与?帝其修德。”太戊从之,而祥桑枯死而去。——《史记》。

  太戊因为肯修身养德,所以扭转了商王朝的颓势。“四十六年,大有年;五十八年,城蒲姑。”大有就是大丰收,城蒲姑就是在蒲姑筑城。蒲姑在东海的边上,里亳有一千多里地,说明殷商的疆域扩充了。“六十一年,东九夷来宾。”说明不但是诸侯方国,就是外夷也宾服了。

  史书中寥寥数笔,勾勒出一个中兴之世。太戊中兴,与其说是因为一棵古怪的树,不如说一个人能够时时警醒和自省,就能够做好一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AG标签: 雍己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